近2000人搭起4万m2实景 揭秘综艺节目布景变化内幕

新京报 2018年03月23日 15:20

  《热血街舞团》《明星大侦探》《铁甲雄心》等综艺搭实景,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,揭秘节目布景变化内幕

  近2000人两周搭起4万m2实景“街舞之城”

  上周街舞类真人秀《热血街舞团》在爱奇艺首播,四位导师使出浑身解数秀舞蹈、挑选手,画风十分“Swag(有范儿)”。但首播后,观众的关注点竟然跑偏到“热血之城”的布景上。这个占据五个足球场面积、平地而起的街舞之城,不仅自带复古网游画风,同时霓虹灯、涂鸦、火焰等精致的街景随处可见。不少观众问“这座城究竟在哪里?”

  据悉“热血之城”是《热血街舞团》斥巨资专门在户外打造的一个拍摄场地,目的在于让观众可以更真实地体验,看节目就像在玩角色扮演。无独有偶,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综艺都开始走向“去舞台化”。例如《火星情报局3》的“全次元”街道,《明星大侦探》风格迥异的“命案现场”,《铁甲雄心》极具钢铁质感的“战斗舱”等。据悉接下来将播出的《这就是铁甲》《我是大侦探》等节目在场景上也将延续这样的画风。

  为何诸多节目开始“去舞台化”?这类场地打造起来有多困难?斥巨资打造这样的布景又有怎样的优势?为此新京报专访《热血街舞团》舞美设计唐焱,《我是大侦探》置景导演陈泽昆、道具导演石正浩,《铁甲雄心》总导演张荣胜等业内人士,揭秘“去舞台化”布景制作的幕后故事。

  准备

  《热血街舞团》场景达50个

  创意

  在搭建场景前,节目组往往会先确立舞美创意。例如《热血街舞团》主题是街舞,因此舞美设计唐焱就想到让街舞回归到“街头”。他列了一个场景清单,把和街舞发展关联的场景,比如球场、屋顶、地下车库、码头、地铁都包含在内。但因场景高达50个,又想要匹配不同的舞种,因此最终决定做“城”的概念。

  找场地

  创意确立后,舞美会预计占地面积,并寻找合适的摄影棚。一般舞台综艺所需的摄影场地约1200平方米,但类似“热血之城”,却只能选择4万平方米的影视基地。“我们曾想去南方,也看了无数的地方,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,我们还是选择了上海。”

  《铁甲雄心》就没有《热血街舞团》这么顺利。该节目的主场景是一个15×15×7米的“战斗舱”,总导演张荣胜表示,他希望体现男人的力量,所以想设计四个机器臂,在棚内的四角叼住“战斗舱”,观众可从舱底斜面观看比赛。但这就要求摄影棚宽度必须大于80米。然而,节目组最终只定到了宽度为55米的棚,“原来我们设计好了6-7版的稿,但最理想的效果还是没有做出来。”

  调整布局图

  确立了摄影棚后,舞美会根据摄影棚的面积、布局因地制图。据悉《我是大侦探》第一期的场景是《有间客栈》,因此设计团队参考了《新龙门客栈》等经典影视来画图。《明星大侦探》《我是大侦探》的舞美导演陈泽昆表示,他们整个设计团队有20余人,大多数是从室内设计等行业而来,擅长建筑设计。但仅是客栈的布景图他们就画了二十多天,“因为房间特别多,我们要考虑到加机位、下灯光、剧情发展、美观等方面。”据悉,布景的设计图一般在搭建前会修改四到五稿,之后随着剧情、环节的变动,会再做五到六稿的细节上的调整。

  道具

  从垃圾场、拆迁区搜集、租借

  “去舞台化”的场景除了考验舞美的搭建能力,同时也为道具组设置了难题。除了拍摄必需的道具,道具组还需根据不同的场景,搭配大量额外的装饰道具,令场景更具真实感。例如《热血街舞团》中“热血之城”里“着火”的路灯、墙上的涂鸦、路边的邮筒、长椅;《我是大侦探》场景里的床、书、装饰画、各类增添气氛的家居用品等。

  据悉《明星大侦探》第一季由于经费有限,额外道具只能让工作人员从自己家搬来,临时充当。但对于一些主题性极强的场景,节目组则要在短时间内通过租借、廉价购买等方式搜罗。《我是大侦探》的道具导演石正浩透露,该节目设计了一期“1998年”的复古场景,道具团队到拆迁的老社区一户户地收购旧衣服,再悬挂在场景里。“场景内的老式洗衣机也是道具老师搜寻了很多地方都没有,结果跑到垃圾回收站,可以说是在挖掘机的铁臂之下抢回来的。”而一些大型的老家具,除了一部分是从乡镇、老城区租借而来,也会从专业的影视剧库房进行租借。

  道具使用后,大部分节目组会将这些道具暂存在摄影棚,下一季再使用。陈泽昆透露,《我是大侦探》中明星用过的“一次性”小道具会赠送给粉丝,而大型物件,例如沙发、床,未来可以反复利用的道具,他们就会暂存在库房里,如果换个样子重复利用。

  搭建

  相当于一周搭一百个晚会舞台

  搭建过程是最漫长且复杂的。普通的大型“实景”,一般需要50多人的团队搭建15-20天便可完成。但像《热血街舞团》,灯光、舞美、摄像等硬件工作人员有一两千人,云梯、吊车每天就有五六台共同工作。“因为时间比较紧,我们大概只有两周的时间,尤其是航架搭起来非常难,相当于一周我们要搭一百个晚会舞台。”

  但陈泽昆坦言,搭建并非真正最难的事,如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,既考虑到拍摄,又考虑到美观,还能兼顾性价比,这才考验舞美团队的能力。

  在搭建中,性价比也是团队必须要考虑的。例如《我是大侦探》每期都要更换场景。陈泽昆说,他们主体架构用的木材和地板材料,大部分都是从拆迁的老城区廉价收购回来的,“首先这些东西更具真实感,不是油漆可以做出来的效果。其次,性价比高,即便我们只用了一次,也算是废物利用。”

  【注意事项】

  机位防穿帮

  摄像与舞美的冲突是“实景”中经常遇到的。传统舞台通常只有数十台摄像机静置台下即可,但“去舞台式”场景没有固定的表演空间,摄像机必须360度环绕式拍摄,加上几百台摄像机需散落各处,因此舞美必须考虑到每一台摄像的机位。

  通常,因为在实景中极易出现“对立面”拍摄的穿帮,所以舞美团队会在设计前期就和摄像协商拍摄位置。例如镜头需要拍嘉宾A的正面,但在实景中A随时会转身,因此他的正背面都要设一个机位。“我们会在设计图上画好每一台摄像机的位置,然后再搭建布景框架,类似于建个毛坯房。然后我们和摄像再一起去现场看。如果有些地方还是无法拍摄,我们就再更改位置。”

  除此之外,特殊场景也很难采用传统拍摄方法。例如《铁甲雄心》中“战斗舱”,每一块玻璃墙都很难保证完全垂直,且是双面玻璃叠加,因此难免会产生斜面。摄像师就无法对焦“战斗舱”内部,“所以在节目中大家很难看到舱内特写,这个难题我们目前还在想办法攻克。”

  不能留死角

  在大型场景的搭建过程中,舞美还需要关注到场景“死角”。通常拍摄现场会设有200-300个机位,录制时镜头可能扫到任何地方,因此舞美无法像拍戏一样,只细心做好某一部分场景,“我们必须像盖房子一样,检查每个边边角角。”陈泽昆透露,每次搭建完场景,以及拍摄前一天,他们都要一个一个机位地检查,“只要是它能拍到的地方,我们就必须把场景和道具都做细致,这对我们的能力确实要求比较高。”

  实景化原因

  ▲工业化水平提高

  综艺工业化水平的提高,无疑是综艺开始流行“去舞台化”的首要原因。“去舞台化”不仅需要团队科学、合理地将大部分投资分配给舞美、道具,同时也需要有足够成熟的工业工作流程。制作人C表示,以往棚内综艺的六到七成投入都要分给模式版权方、明星嘉宾等,在舞美制作上投入的金钱和精力相应都会减少,“之前我们做节目就是找一个摄影棚,搭建一个舞台,安排一些机位,就可以录制了。很套路化。但现在原创节目首先省下了模式费,在工业水平提高下,嘉宾费用也得到了控制。相应地,综艺团队越来越成熟,他们开始发现提高整体制作水准的重要性,圈内的舞美团队、道具团队也在进步,这都为‘去舞台化’打下了基础。”

  ▲为节目内容服务

  也有部分特殊内容的节目,例如机器人格斗类节目《铁甲雄心》,在机器人“搏斗”期间,它们撞击产生的威力非常大。如果两台机器撞飞彼此,飞出来的铁片可以直接划破玻璃。因此“战斗舱”的场景就是为了保证录制安全而设计的。

  “对于我们这档节目,安全性是我们考虑舞美时最重要的一点。”张荣胜表示,这也是为什么舱内所有的道具、材质都必须使用军工级,也必须有20%的备用,即便这些道具要耗费上百万。“科技综艺本身就是有技术门槛的,需要为节目专门设计舞美。”

  优势

  ▲增强团队沟通

  以往在综艺布景中,导演和舞美简单沟通主旨,随后舞美按照过往套路准备道具、搭建布景,见面几次就能搭出一个景。但“去舞台化”的复杂性,让舞美必须和导演、导播、摄像、灯光等所有部门一起商量。张荣胜表示,“这必然对团队能力要求很高,但对他们提升能力也非常有好处。而且几乎所有部门的人都会参与到整个节目的叙事中,呈现效果也更默契。”

  ▲观众需要真实感

  从播出效果的角度看,“去舞台化”会以极快的速度为节目加分并吸粉。比如当《明星大侦探》采用全实景时,不少观众称赞“就像在追剧”。

  唐焱表示,布景是具有功能性的,“一个好的场景可以为节目服务,带来相对真实的环境,也让参加者、艺人在现场会更有真实感代入感,有更好的发挥。”张荣胜也认为,传统的电视综艺都是镜框式舞台,“一定不如实景来得痛快。所以‘去舞台化’在未来会是综艺的一个发展趋势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